有人说,在大城市租房就像一场前途未卜的“避雷”冒险:不管是一不小心住进“隔断房”“甲醛房”,撞上热爱音乐外放、作息颠倒的室友,还是没看清中介在合同中埋藏的“霸王条款”,都会让年轻人的租房生活变得一地鸡毛。若是不幸遇上中介跑路,不仅数万元房租打了水漂,租客也要面临被扫地出门的风险。

近日,针对长租公寓频繁“爆雷”乱象,北京、深圳率先出手。2月2日,北京市五部门联合印发通知,明确规定住房租赁企业向租客预收的租金数额不能超过3个月租金,禁止“长收短付”经营模式,严格控制“租金贷”拨付对象,并提出建立押金托管制度。就在前一天,深圳市也下发《关于开展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的通知》(征求意见稿),从开设租赁资金专户、实行租赁资金监管、规范住房租金消费贷款等方面作出规定。

别让租房成为年轻人的“避雷”冒险 北京、深圳率先出手-咚咚租

畸形市场竞争下催生的烧钱大战,以及把租房市场变为“金融游戏”的套路,是引发诸多乱象的关键原因。一方面,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,不少住房租赁企业都会通过“高收低租”(即支付给房东的租金高于收取租客的租金)等方式抢占房源、跑马圈地,实现快速扩张。在这种情况下,要想实现盈利,必然对租房入住率提出相当高的要求。一旦出现不确定因素,市场有所波动,就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、企业难以为继的困局,相关风险也会不公平地转嫁给房东和租客。

另一方面,一些长租公寓并没有安心深耕租房领域,通过解决现实痛点、为租客提供舒适居住空间的方式,实现长足发展,而是用不断加杠杆的方式快速获利,搅乱租房市场。此前爆雷的许多长租公寓,都是利用租金贷、“长收短付”(即收取租客租金周期长于交付房东的租金周期)等方式,把预付租金汇集的庞大资金池挪作他用,甚至不加限制地从事高风险投资。一旦投资失败,中介跑路,租客就成了被迫为爆雷埋单的受害者。

住房租赁资金缺乏有力监管,是导致长租公寓乱象频发的核心痛点。此次北京、深圳两地重拳出击,是直击痛点,对症下药。设立租赁资金专户,才能避免投机企业乱伸手,随意将租客的租房用款拖入金融风险之中。对“高收低租”“长收短付”等经营模式进行禁止或严格限制,也是推动租房市场回归正轨,实现长远有序发展的必要举措。

据统计,近几年中国人的首次购房年龄进一步推迟,房屋租赁人数不断增长,目前已超过2亿人。理想情况下,中介平台通过整合各类房源实现规模效应,打通线上、线下租房渠道,提供统一装修、定期保洁等服务,其实是“北漂”“沪漂”们更为省心的选择。

只要规范做事,努力打造出真正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,长租公寓的未来发展大有可为。这既对租房市场的规范化、成熟化提出了更高要求,也预示着更加广阔的商业机遇。对此,相关部门除了严格监管,也有必要通过进一步增加租赁用房、用地,利用税收优惠等方式,鼓励长租企业开展有益探索。

大城市的租房者中,年轻人是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。让每一位在外漂泊者都能“居者有其屋”,使人人都能乐居,不必因租房的种种不确定因素提心吊胆,才能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,以更加轻松昂扬的姿态拼搏奋斗。

来 源: 中国青年报